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阿爾茨海默病防治之痛
2019-10-12 09:14 作者:高瑜靜 來源:中國經營網

高瑜靜
“阜陽急尋:七旬老人走失”“緊急擴散:井阱一老人早上走失”“寸灘派出所救助走失老人”······一條條帶有著急擔心的消息,不時出現在各類社交媒體平臺上。這些從全國各地發出的消息中,所尋找的走失老人有一個共同點,都是老年癡呆患者。
老年癡呆即阿爾茨海默病(以下簡稱AD),是一種漸進性的大腦功能衰退性疾病。由于該病的發病原因和機制至今尚未明確,現有的藥物和認知行為治療僅有助于減緩癥狀,而沒有治愈的方法,因此被視為繼心血管疾病、惡性腫瘤、腦卒中之后,威脅老年健康的“第四大殺手”。
老年癡呆病造成的記憶障礙、認知異常、執行功能障礙、失語等問題,不僅嚴重影響老年人的生活質量,還讓患者家屬不同程度地承受著經濟負擔和情緒壓力。與此同時,老年癡呆癥導致的社會總費用開支與日俱增,也讓該病成為全球公共健康和社會保健挑戰之一。
近年,各國藥企紛紛斥巨資投身于老年癡呆治療性藥物研發,大都鎩羽而歸。
隨著老齡化發展,我國的老年癡呆患者絕對數量將呈上升趨勢。有數據統計顯示,目前我國65歲及以上人群老年期癡呆患病率在5.56%左右,患者數量約為900多萬。日漸龐大的患者群,使得老年癡呆癥防治成為新時代老齡事業建設中的重點所在。
社會經濟負擔沉重
適值全國第十個“敬老月”,在今年以“孝老愛親向上向善”為主題的宣傳活動中,增強廣大老年人的獲得感、幸福感,成為核心議題。現實生活中,伴隨年紀增長出現的病癥往往被忽視。
想不起最近發生的事情,叫不上熟悉物品的名稱,甚至忘記怎么刷牙洗漱······這些在傳統認知中被視為年紀大了“老糊涂”的現象,正是阿爾茨海默癥的初期癥狀。
由于老年癡呆癥的發展是不可逆的,目前能干預的醫療手段是延緩病情。然而,現實生活中很多老人將一系列認知障礙歸因為“老糊涂”不是病,加之部分患者有“病恥感”,不愿意就診。待病癥發展至中晚期,患者無端猜忌、莫名生氣、不認識身邊的親人、走失、甚至無法自理,嚴重影響生活。
宣武醫院神經內科主任賈建平教授及其團隊2018年發表論文《阿爾茨海默癥在中國以及世界范圍內疾病負擔的重新評估》,文中指出,在阿爾茨海默癥的疾病負擔中,門診費、住院費等直接醫療費用僅占總花費的32.51%,剩下的67.49%均為非直接醫療費用,這些費用包括就醫的交通住宿費、家庭正規護理費以及照護者的精神痛苦和意外受傷等。2015年,中國阿爾茨海默癥患者的年人均花費為19144.36美元(約合人民幣13萬元),我國阿爾茨海默癥所致社會經濟負擔總額達到1677.4億美元(約合人民幣11406億元)。預計到2030年,我國阿爾茨海默癥經濟負擔將達到2.54萬億美元(折合成人民幣約17萬億元)。
與日俱增的社會總費用開支,也讓老年癡呆癥成為全球公共健康和社會保健挑戰之一。
“在過去的20多年間,全球藥企累計投入了6000多億美元用于AD藥物研發,然而,截至目前320個藥物相繼折戟。據美國AD協會預測,如有一款針對AD病因或者緩解病程進展的新藥,未來五年可將重度AD患者減少50%,2050年AD患者將減少80%”,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研究員耿美玉對《中國經營報》記者說道。
對抗遺忘“煉金術”
一直以來,老年癡呆癥被譽為最難突破的領域之一,獲批新藥數量極少。目前,包括多奈哌齊、加蘭他敏、美金剛、卡巴拉汀在內為數不多的5個藥物,是獲得FDA批準的治療輕、中度老年癡呆癥的一線藥物。
從1987年開始,醫學界建立了基于β淀粉樣蛋白假說和Tau蛋白假說的理論基礎,開發了AD癥相關靶點進行藥物研發。后來,諸多藥企也都圍繞這兩個理論基礎進行通路開發。
2016年以來,羅氏、禮來、武田等制藥巨頭紛紛斥資開展老年癡呆治療藥物的研發,最終紛紛折戟在III期臨床階段。2016年底,禮來宣告solanezumab(Aβ清除劑)Ⅲ期失敗。隨后,強生宣布終止BACE抑制劑atabecestatII的Ⅲ期項目。2018年1月,輝瑞宣布放棄阿爾茨海默病領域的藥物研發。2019年1月,羅氏宣布CrenezumabⅢ期臨床失敗。
“過去的25年間,針對AD病因治療的藥物研發均以失敗告終,這說明目前一藥一靶的研發策略存在很大的局限性。事實上,AD是一個病程漫長、病理機制十分復雜的疾病。早在患者出現臨床癥狀的前20年,患者腦內已經出現病理改變。同時,AD的發病機制非常復雜,除了一直以來大家所關注的Aβ沉積、神經纖維纏結以外,神經炎癥、代謝紊亂等多系統功能異常都共同參與介導了AD的發生、發展。”中國科學院上海藥物研究所研究員耿美玉說道。
自1997年起,耿美玉帶領研究團隊研究老年癡呆癥的發病機制。歷經22年研究發現,“甘露寡糖二酸(GV-971)”能抑制β淀粉樣蛋白,還可以通過調控腸道菌群降低腦內炎癥反應,能夠靶向AD發病的多個環節。
“以GV-971為探針,我們發現了老年癡呆不僅是大腦內部的淀粉樣蛋白折疊錯誤介導的神經疾病,也不僅僅是蛋白決定措施介導的局部性神經炎癥,是一個多系統紊亂的復雜疾病。”耿美玉說道。
事實上,很長時間以來,我國臨床治療AD大多依賴進口藥物。近年來我國藥企逐步推進AD治療藥物的仿制與劑型創新。例如,綠葉制藥開發利斯的明透皮貼劑,是基于卡巴拉汀活性成分開發的AD治療產品。
關口前移早預防
數據顯示,中國阿爾茨海默病患者中,有49%的病例被誤認為是自然老化現象,僅21%的患者得到規范診斷,19.6%接受了藥物治療。
盡管現在可以通過腦脊液檢查、腦部影像、認知評估等醫療手段對患者進行診斷,但是對于一些空巢老人而言,很難察覺到病情變化。
據中南大學湘雅醫院科普文章介紹,“每年有10%左右的患有抑郁癥的老人會轉變為老年癡呆患者;獨居、喪偶老人,社會活動少、閑暇娛樂少且性格較為內向的老人容易成為老年癡呆高危人群。”
2019年9月,國家衛健委印發的《阿爾茨海默病預防與干預核心信息》提示,“老年人若出現阿爾茨海默病早期跡象,家人應當及時陪同到綜合醫院的老年病科、神經內科、精神/心理科、記憶門診或精神衛生專科醫院就診。”
實際上,近年來國家出臺多項政策舉措,以改善老年癡呆患者的診治環境。
2015年發布的《全國精神衛生工作規劃(2015~2020年)》,明確將抑郁癥、老年癡呆癥等常見精神障礙作為工作重點,關注老年人群的心理行為問題,探索常見精神障礙防治模式。
今年4月,在國家衛健委老齡健康司實施的老年人心理關愛項目中提出,對項目點常住65歲及以上老年人,以集中或入戶的形式開展心理健康評估,了解老年人常見心理問題。對評估結果顯示疑似存在早期老年癡呆癥、中度及以上心理行為問題和精神障礙的老年人,建議其到綜合醫院的心理健康門診就醫;必要時建議其到神經科或精神科做進一步檢查,以明確診斷及時治療,實現疾病的早發現、早診斷、早治療。
今年7月公布的《健康中國行動(2019~2030年)》,從干預健康影響因素、維護全生命周期健康、防控重大疾病等三方面,提出了包括老年健康促進行動在內的15項專項行動,制定了共124項行動目標。其中,在老年健康促進行動中,特別提到“到2022年和2030年,65歲及以上人群老年期癡呆患病率增速下降”的目標要求,增強全社會的老年期癡呆預防意識,推動預防關口前移。
值得注意的是,2019年8月公布的新版國家醫保藥品目錄中,老年癡呆用藥利斯的明透皮貼調入目錄。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彩票系统开发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