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首頁>等深線>正文
奇瑞混改最后懸疑
2019-10-12 12:21 作者:王迎春 來源:中國經營網

中國經營報《等深線》記者 王迎春 北京報道

突然之間,奇瑞控股集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奇瑞控股”)董事長尹同躍的日常行程與一言一行竟成為市場關注的熱點。其中,數家資金正屏息凝神,他們全神貫注一切動向,既擔憂又期待那最后的結果。

2019年9月2日,奇瑞控股通過長江產權交易所披露增資擴股預公告,這家中國汽車界頗具影響力的國有企業再次拉開混改利益之鏈。國企混改,其意義何止于拉來幾筆長期資金增強了企業實力?復雜而龐大的舊格局將打破,利益生態系統將發生劇烈變動,話語權被重新爭奪與轉移,進而企業發展動力亦被重新塑造。因而,在混改這條路上,奇瑞控股頗多坎坷。不過管戰略的尹同躍顯然不肯放棄,事隔一年,奇瑞控股重整旗鼓,重啟這一艱難進程。

雖然以倔強生存的韌勁在汽車界打下一片疆土、坐擁近千億元資產,在新能源等領域的開拓亦顯示其前程將繁華似錦,但越壘越高的債務、下滑的利潤率以及仍在擴張的龐大產業布局卻顯示奇瑞控股騰挪的空間亦相當有限。畢竟,奇瑞控股的核心企業——奇瑞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奇瑞股份”),已經有兩年沒有發行債券募集資金了,也有兩年沒有吸引到新的股東前來增資。

因此,緊張何止于那些正在環伺左右強敵的意向投資人,亦適用于奇瑞現有股東,特別是當前的管理層。(本報道以“奇瑞”指代奇瑞控股及奇瑞股份——編輯注)《等深線》(ID:depthpaper)記者向尹同躍發去采訪函,但截至發稿,未收到其本人或其指定負責人的回復。

砸錢搶賽道 債臺已然高筑

根據奇瑞控股的官網介紹,這家大型集團公司當前有近5萬名員工為它工作。它的微信公眾號“奇瑞人”亦常常更新,這些文字平均閱讀量在1000次左右,文后極少見留言。這些文字亦包括尹同躍在各種場合的講話與發聲。不過,2018年9月17日尹同躍的一篇講話竟成為爆款,閱讀量10萬多次,數千人在評論區留下足跡。這篇講話名為《尹同躍董事長致全體奇瑞人的一封信》,講話發布同一天,長江產權交易所發布奇瑞控股、奇瑞股份增資擴股兩則預公告。混改,已不再是說說而已的事情,這家著名國有企業的利益變動,正牽動廣大員工與社會各界的心。

劇變來臨前,各種議論沸騰,尹同躍用這樣的承諾來穩定軍心:“我們將嘗試建立更有效的員工激勵機制,讓全體奇瑞員工成為企業發展成果的共同受益者……”

這篇講話解釋了增資擴股的原因:汽車行業的游戲規則已經變了,在新技術影響下,奇瑞必須在下一輪競爭中搶占新賽道,為此進行了一系列布局,需要巨大資金投入;另外企業債務要去杠桿,走增資擴股之路能夠降低成本。

2019年9月20日,世界制造業大會在安徽合肥開幕,尹同躍向伊拉克總理等國內外來賓介紹奇瑞當前的科技成果,如無人駕駛汽車、氫燃料電池車等;2019年9月6日,在中德兩國領導人見證下,尹同躍與德國一家企業負責人在人民大會堂簽下總額5億歐元的合作備忘錄,雙方將成立合資公司生產電動輕型商用車。

以上場景顯示,奇瑞依然在往前走。只是當前,這家企業面貌早已不同于詹夏來所代表的“小草房”創業期。據披露,奇瑞控股當前資產總額達904.2億元,員工4.8萬人,產業已不再局限于汽車整車制造,而是擴展至汽車零部件、船舶、商貿、金融、旅游和地產。

為支撐以上六大板塊發展,截至2019年6月30日,奇瑞控股已負債超過685億元,2019年上半年利潤由盈轉虧,虧損額1.56億元。

《等深線》記者梳理發現,在整個集團體系內,兩家公司——奇瑞股份和奇瑞徽銀汽車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奇瑞徽銀”)以發行債券這種直接融資的方式向市場募集過資金。

據iFinD數據顯示,奇瑞股份自2010年以來共發行過31筆債券,共募集446億元。2019年共有3筆債券到期,分別是2019年1月26日、7月28日、8月30日,這3筆債券的還款本金共計25億元。奇瑞徽銀自2016年以來共發行過4筆債券,共募集55億元。就在奇瑞本次宣布混改的一周后,奇瑞徽銀發行了一筆總額10億元的金融債,今年的雙11,這家公司將有15億元債券本金面臨兌付。

在股權融資層面,奇瑞與資本市場打過不少交道,但至今并未結出碩果:

2015年8月18日,證監會批復同意奇瑞徽銀赴港上市,后來無果而終,這家企業轉戰A股市場,于2017年6月16日披露招股說明書,不過,證監會的文件顯示奇瑞徽銀IPO已于2017年12月終止審核,其中原因并不為外人所知;

2016年5月,奇瑞新能源汽車技術股份有限公司借殼海螺型材(000619.SZ),重組簡要方案于5月23日披露,至7月13日后者就宣布終止;

2015年10月、2016年1月,奇瑞科技將兩家控股子公司都推向了新三板,它們是通和股份(833853.OC)、泓毅股份(835302.OC),不過前者已于今年2月宣布從新三板摘牌,從兩家公司上市以來的所有公告看,它們并未進行過資本運作以融得資金;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彩票系统开发彩票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