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推薦 圖說視頻經濟公司金融專欄智庫人文活動中經實時報
特朗普“斬首”蘇萊曼尼!這背后是美國和伊朗的“帝國之戰”
2020-01-05 16:17 作者:孫興杰 來源:中國經營網

圖片1.jpg

2020年開年以來,中東局勢驟然緊張,1月3日,伊朗革命衛隊下屬的“圣城旅”指揮官蘇萊曼尼被美軍空襲斬首,第二天,美軍再次以無人機斬首數名親伊朗的什葉派民兵武裝的指揮官。蘇萊曼尼將軍被殺后,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誓言要進行嚴厲的報復,下令伊朗國內哀悼三天。蘇萊曼尼之死,為什么會引起如此重大的反應?聯合國五大常任理事國、歐盟、聯合國等大國和國際組織之間進行了頻繁的溝通,各方都呼吁保持克制,甚至向來對伊朗強硬的以色列也比較低調。多數分析家認為,特朗普下令“斬首”蘇萊曼尼并非明智之舉,但事態如何進展,還要看美國和伊朗如何管控蘇萊曼尼之死的危機。

圖片2.jpg

蘇萊曼尼何許人也?他死后的名聲要比生前更為顯赫,在此之前,包括伊朗民眾也不太了解蘇萊曼尼,這次“斬首”之后,蘇萊曼尼無疑成為2020年開年之后幾天影響世界局勢的人物,如果局勢繼續發酵的話,蘇萊曼尼可能成為具有世界歷史影響的人物。蘇萊曼尼,一度被認為是伊朗的二號人物,但是稍微了解一下伊朗的政治體制就知道,這無疑是夸大了蘇萊曼尼的政治地位,但也有人認為這是1943年美軍擊落日本海軍聯合艦隊司令山本五十六乘坐的飛機以來,暗殺的最高級別的外國軍事將領。從這個角度來說,這又是意義重大的。蘇萊曼尼,一直是美國和以色列的重大威脅,是否暗殺蘇萊曼尼已經討論了近10年,2014年的時候,奧巴馬阻止了以色列對蘇萊曼尼的暗殺行動,原因很簡單,美國擔心蘇萊曼尼被暗殺之后會引起伊朗的報復行動。

蘇萊曼尼的軍階不低,雖然并不是二號人物這樣的角色,但毫不懷疑,蘇萊曼尼是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的心腹。蘇萊曼尼最核心的任務是經營伊朗在中東地區的情報和武裝力量,尤其是伊朗的代理人武裝。從敘利亞到伊拉克,從也門到阿富汗,蘇萊曼尼手下的武裝力量超過28萬人。在蘇萊曼尼被殺之后,前駐伊拉克美軍最高指揮官彼得雷烏斯說,蘇萊曼尼之死帶來的震動和影響,怎么估計都不為過。蘇萊曼尼的影響在其死后12小時內被急劇釋放出來,在谷歌上搜索“第三次世界大戰”的數量急劇攀升,也就是說,很多人將蘇萊曼尼之死與第三次世界大戰聯系在一起了。擁有這樣影響力的人還是一百多年前的奧匈帝國的斐迪南大公,他遇刺身亡之后的一個月中,歐洲大國卷入了一場長達四年的大戰。

蘇萊曼尼之死和斐迪南大公之死有什么區別?區別當然很明顯,官階都很高,但是政治意義不一樣,一位是伊朗的高級軍官,一個是帝國的繼承者。最大的不同在于,斐迪南大公背后的歐洲國際體系已經分裂為兩大軍事陣營,尤其是奧匈帝國和德國結成了剛性同盟,這使得奧匈帝國軍方對塞爾維亞采取了非常強硬,甚至蠻橫的做法。伊朗背后并沒有一個可以支撐或者保障其國家安全的同盟體系,因此,美伊關系的對抗和升級的極限也就是“地方性事件”,并不會引起第三次世界大戰。除此之外,“第三次世界大戰”成了熱搜的時候,對危機也是一種抑制,人們從蘇萊曼尼之死看到了一個災難的未來,那就要想辦法去給危機降溫。

圖片3.jpg

蘇萊曼尼之死會不會引發美國和伊朗之間的大戰呢?也不會。伊朗最高精神領袖、伊朗總統都表達了進行報復的意愿,伊朗革命衛隊司令聲稱鎖定了35個美國的目標進行報復。特朗普則在系列推文中提出,美國已經鎖定了伊朗52個目標,1979年的時候,伊朗霍梅尼革命之后,美國駐伊朗大使館的52人被“綁架”,444天之后才釋放。特朗普說,這不是警告,是威脅。美伊雙方鎖定的目標是不是都是對方本土的目標,不得而知,當然,如果要想進行報復的話,怎么可能事先告知對方呢?在打嘴仗上,哪一方都不愿意甘拜下風,這是政治的需要。

美國和伊朗之間的大戰并不是雙方想要的,從軍事能力來說,雙方是極度不對稱的,美國軍隊打敗伊朗軍隊應該不是問題,但是,阿富汗戰爭打了近20年,伊拉克戰爭結束10多年了,美國到現在為止還沒有從中東抽身而退,美國軍隊無法在中東贏得游擊戰,即便打敗伊朗,美國又有什么收獲呢?對伊朗來說,一旦開戰,政權更迭似乎是難以避免的。特朗普在蘇萊曼尼死后,就重申,美國不想對伊朗發動戰爭,不謀求政權更迭,也算是給伊朗一個定心丸。致力于推翻伊朗政權的國家安全事務助理博爾頓在推特上鼓吹要在伊朗實現政權更迭,但他已經不在其位了。

這場危機將如何收場呢?大概率的是美國和伊朗之間的“小型代理人戰爭”,伊朗在中東的優勢是蘇萊曼尼所構建的沉潛于地下的軍事網絡,是進行游擊戰的龐大的網絡,當然,美國此前已經將革命衛隊列為恐怖組織,美國對伊朗這一地下軍事網絡的戰爭隸屬于反恐戰爭了。美國的優勢是強大的軍事力量,在接連兩天的“斬首”行動中顯示了美國強大的情報能力,也有人說,特朗普改變了戰爭形態,似乎也有幾分道理。精準的情報能力和強大的打擊能力,對伊朗的游擊戰構成了威懾。

在美伊之間的戰爭危機中,最大的受害者是伊拉克,美軍的行動損害了伊拉克的主權,因為被炸死的,除了蘇萊曼尼,還有伊拉克的軍事將領。特朗普聲稱,美軍的斬首行動是阻止戰爭,而不是發動戰爭,認為蘇萊曼尼是中東最大的恐怖主義頭子,他們正在謀劃對美國公民和士兵的戰爭。到底美國的行動算不算自衛?2019年12月27日,在伊拉克境內的美國軍事基地遭遇伊拉克真主旅的襲擊,造成一名國防承包商死亡,兩名美軍士兵重傷,29日,美軍空襲真主旅基地作為報復,31日,美國大使館遭到圍攻。蘇萊曼尼之死看起來突然,實際上是一系列對抗升級的表現。美國的一些戰略家和分析師認為,特朗普并沒有進行充分的謀劃,而是憑直覺行事,民主黨的批評意見也主要是特朗普沒有通過國會的同意就采取了行動。

蘇萊曼尼之死背后是中東秩序的急劇變化,如果只是從短時段來看,會聚焦于美國和伊朗會不會發生戰爭,而看不到中東政治秩序已經發生了質的變化。如果用一句話來形容這樣的變局的話,那就是“帝國”秩序對中東民族國家的報復,美國和伊朗之間的長期博弈是帝國之間的戰爭。

蘇萊曼尼之死其實是美國和伊朗所代表的兩個帝國之間到了一個大體均衡的局面之際,以非對稱戰爭來應對非對稱戰爭的表現。眾所周知,我們對國際關系的認知建立在威斯特伐利亞體系之上,也就是主權國家之上,但是源于歐洲歷史的主權國家建立在政教分離基礎上的,比較理想的狀態是,在國家疆域內建立起穩定、和平的政治秩序。二戰結束之后,中東地區也廣泛地建立起來了這樣的政治秩序。然而,中東國家面臨著兩個難題:一是宗教影響巨大,沒有建立起世俗國家的認同,教派和部落的認同要遠遠超過現代國家;二是沒有建立起穩定的邊界,更重要的是中東國家的邊界很大程度上是被歐洲殖民國家強加的。

20世紀70年代之后,中東的強人政治在某種程度上強化了主權國家這種政治秩序,但是在冷戰結束之后,從海灣戰爭開始,主權國家秩序就遇到了很大的調整,尤其是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2011年的阿拉伯之春,可以說是中東主權國家秩序的潰敗,由此導致的后果就是伊斯蘭國這樣否定主權國家邊界,尋求建立哈里發帝國秩序的組織的出現?,F在伊斯蘭國已經被擊敗,但是可以看到,伊朗在最近10多年構建起來了什葉新月帝國。蘇萊曼尼其實就是這個新帝國的得力干將,他不僅僅是伊朗國家的高級將領,也是新帝國的將軍。因此,蘇萊曼尼之死引起了伊朗最高精神領袖哈梅內伊的暴怒,整個國家的反應是激烈的。

除了伊朗之外,土耳其也有難以抑制的“帝國沖動”,不僅出兵敘利亞北部,而且計劃出兵利比亞,奧斯曼帝國之夢在復蘇。在歐洲人到中東之前,奧斯曼帝國和波斯帝國才是中東的主人,而伊拉克就是兩個帝國之間拉鋸的地方,其實是帝國的要塞和邊疆地帶。

那美國呢?二戰期間,美國開始介入中東,冷戰期間,中東也是美蘇博弈的焦點,時至今日,美俄之間還在重復著昨日的故事,我們還在分析美俄在中東地區勢力的消長。美國在1979年霍梅尼革命之后,組建了一個圍堵伊朗的軍事同盟體系,這構成了最近40年中東地緣政治的基本結構。

小布什的“帝國沖動”打破了這樣的基本結構,2003年的伊拉克戰爭是個轉折點,伊拉克本來就是制造出來的國家,薩達姆政權被推翻之后,伊拉克又變成了帝國爭奪的“戰場”,先是伊斯蘭國,再是伊朗,現在已經成為美國和伊朗進行博弈的主戰場。特朗普退出“伊核協議”之后,美國和伊朗之間的脆弱的和平被打破了,最近一年來,美國和伊朗斗法不斷升級,從整體來看,伊朗并沒有處于下風,從霍爾木茲海峽扣押油輪到無人機襲擊沙特油田等等。

特朗普并不想在中東進行一場地面戰爭,而是計劃從中東脫身,但是美國撤出的后果越來越清晰,那就是中東不會重建具有地區自主性的均勢秩序,而是帝國的復歸。美國國防承包商被炸死,以及駐巴格達的大使館遭到圍攻,可能是刺激特朗普下令進行斬首的直接原因。美國大選已經開始,他不想當個軟蛋總統,尤其是當年美國駐利比亞大使慘死的事件再現。另外,共和黨內希望特朗普采取強硬的政策,除了國家利益之外,還有文明的含義,尤其是基督教右翼,特朗普希望得到福音派的支持。文明的沖突和帝國之爭往往是纏繞在一起的。

美國主導的中東地緣政治秩序正在瓦解和重構,美國、俄羅斯、土耳其、伊朗在中東的政策都不是主權國家意義上的,而是帝國意義上的。蘇萊曼尼之死折射出中東秩序的“深層邏輯”,構成中東秩序的并不是主權國家或者國際法,而是部落、教派、文明、帝國等等因素。四大帝國之間形成了某種均衡,非對稱、非常規的戰爭就會成為常態,但是,大戰并不是各方想要的,原因無他,螳螂捕蟬,黃雀在后,或者,鷸蚌相爭,漁翁得利。誰不愿意做黃雀,或者漁翁呢?

(校對:顏京寧)


* 除《中國經營報》署名文章外,其他文章為作者獨立觀點,不代表中國經營網立場。

* 未經本網授權,任何單位及個人不得轉載、摘編或以其它方式使用上述作品,違者將被追究法律責任。

* 凡本網注明“來源:中國經營網” 或“來源:中國經營報-中國經營網”的所有作品,版權均屬于中國經營網(本網另有聲明的除外)。

* 如因作品內容、版權和其它問題需要同本網聯系的,請在30日內進行。

* 有關作品版權事宜請聯系:010-88890046 郵箱:[email protected]

中國經營報

經營成就價值

訂 閱
最新文章
熱文排行
彩票系统开发彩票app